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望 > 杨望:共享经济寒冬已至,春天在哪里?
十一
15
2018

杨望:共享经济寒冬已至,春天在哪里?

从P2P平台接连暴雷、滴滴顺风车频频出事,到共享单车ofo准备破产重组方案,预示着共享经济寒冬已来。

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杨望和系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研究员杨玲宁撰文表示,曾经备受青睐的资源共享模式在频频出现的问题下遭到各方质疑,共享经济的探路者们如何不忘“共享”初心,明确监督责任,再创共享经济春天?

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副院长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 杨望

事故迭起,波澜不断

立足于“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的共享单车,在资本抢占市场的惨烈竞争后正经历大规模退潮,现存车辆过剩造成的管理不当更是令人触目惊心(如图1)。

截止2017年6月,摩拜与ofo的日订单量均超过2000万,损毁率不低于20%,而第二梯队倒闭趋势显现,用户押金退还不了的情况比比皆是。2017年7月,共享单车首例破产案小鸣单车在广东通报,公司账户仅余35万元,无力偿还金额高达5540多万元的债务。

图 1 无处安放的共享单车

不只是共享单车,共享经济在其他领域也风波不断。互联网金融行业曾经的引领者,以链接金融需求为目的的网贷平台年内频繁暴雷,多家百亿级交易资金的平台跑路。

据网贷之家统计,2018年上半年P2P问题平台多达296家,行业陷入停摆状态,7月更是出现近3年首次无新增平台出现的状况。而滴滴出行作为全球最大的共享出行服务公司,在过去的半年中发生两起顺风车事件,其弊病开始引起关注。

在这接连不断的波澜之下,我们或许会问,是什么让共享经济“变味”了呢?

愿景美好,多方助力

1978年美国社会学家费尔逊提出了共享经济这一术语,然而直到近几年,受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和经济结构转型的影响,共享经济才真正流行起来。

2017上半年共享经济成为热门风口,资本纷纷入局,吸金总额达104.33亿元(如图2)。一方面,受长尾理论的影响,市场上大量零碎、异质化的客户需求被重视,互联网赋予消费者愈加丰富的选择空间。

另一方面,物质日益丰富,大体量的资源未得到充分利用。据中国旧货业协会统计,目前国内每年仅个人闲置物品总额就超过5万亿,且以5%的速度增长。加之随着市场开放程度提高,闲置资源的语义范畴也在不断扩大:除闲置物品和空间外,闲置资金、信息、甚至技能,都被视作闲置资源。

图 2 2017上半年共享经济投资情况

在多方利好因素驱动下,以共享经济为主打理念的各类互联网平台涌入市场,通过模型算法撮合供需双方,实现需求与资源的快速对接,利用规模经济显著降低边际成本(如图3)。

在商业实践中,共享经济主要分化为两大类:一类是适用于重资产的C2C模式,如滴滴出行、Airbnb,另一类是偏向轻资产的B2C模式,如摩拜单车、共享充电宝。

图 3 共享经济运作模式

共破风险,再创春天

共享经济本是为提高资源效率而生。然而在各类企业试图解决这一痛点的过程中,共享式的运作模式暴露出更深层次的问题。

其一,资源效率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反而因为资源过剩被放大。B2C型企业表现最为直观,市面上的共享项目层出不穷:从单车、充电宝到雨伞、洗衣机……企业通过广泛铺设产品抢占市场先机。资源过剩是共享经济出现的先决条件,然而目前不仅共享资源本身存在过剩,还因大量占据社会公共空间造成更加严重的浪费。而C2C型企业则对整个社会资源的运作效率造成了突出的“Airbnb效应”。据美国经济研究局研究发现,Airbnb 的短租房数量每上涨 10%,会带动租金 0.39% 的上涨和房屋售价 0.64%的上涨。也就是说,在资源效率的配置上,共享经济与初心渐行渐远。

其二,连接供需的共享模式具有与生俱来的系统性风险。陌生的资源供给者为共享经济带来了最根本的风险,不少共享经济平台为了消弭陌生带来的不信任一直致力于打造社交情景式营销,Airbnb在”OneLessStranger”(“减少世界上的陌生人”)活动中以一个个故事化场景,弱化“陌生人”的概念,消除用户心理屏障,建立信任。滴滴顺风车交友也如是,似乎想通过社交属性让人们从潜意识里忽略这个资源共享情境下难以避免的风险。

其三,实现多元化协同运作的要求较高。现阶段,平台方过分强调其技术属性,在利益驱动下往往以中间人的姿态规避监管职责,而监督方因未实现数据互通难以施力,加之需求方的大众对平台经济背后的资本运作目的缺乏基本认识,包容度过高。从运作模式中不难发现,共享经济跨行业、跨地区、网络化特征对现行监管模式提出了新的要求,其良性运转需要多方协同治理。

共享经济兴于技术,却绝不能停留于技术。种种乱象一方面可以归结于当前社会并没有建立起适合共享经济的秩序,受到人际关系等社会因素制约,共享的生态还不成熟;另一方面,诸多共享平台没有承担起领路者的责任,出于经济利益逃避职责、袖手旁观不仅留下巨大隐患,而且最终也会让初生的共享经济承受巨大的发展压力。

从目前的情形出发,共享经济仍然是一个不成熟的概念,过剩资源的副作用,监督不力的巨大隐患,共享概念的偏差都是行业发展巨大的制约因素。共享生态的形成,需要的是多方协作,共促共享经济繁荣发展。

推荐 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杨望 杨望

杨望 瀚德金融科技集团研究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主持编著《金融科技启示录》、《区块链金融》和《金融区块链》等金融科技研究作品集。对区块链、人工智能、资产证券化等金融科技行业研究、投资价值评估、交易结构设计有丰富经验。在人民日报、新华社、国际金融、中国金融等权威期刊媒体发表百余篇学术或投资研究论文。主持或参与政府、高校、交易所和金融机构多个重要课题研究与项目开发。

最新评论